上海力争2-3年实现普惠性托育点街镇全覆盖

2019-04-26 13:11:14来源:鑫网官方0人参与

4月29日,38岁的姜静芬正在飞往清迈的飞机上。她刚刚入职凯瑞宝贝,担任子品牌辛格尔的总经理,负责托育。一篇《“幼有所育”谁育,上海为“托育新政”闯路》的报道,吸引了她的视线。原来就在前一天,上海专门针对0-3岁幼儿托育的“1+2”新政出炉,这也是全国首个托育管理标准、办法和机制。姜静芬将报纸上有关内容拍摄下来,发给公司CEO庄俊。

继去年10月第一家企事业单位——商飞为职工开办托育园之后,今年春天,联合利华也牵头开出托育园,姜静芬是这个托育园的负责人。

上海最新数据显示:新标准下的新托育机构增加90家,托幼一体机构增加托班105个。本市提供托育服务的机构达到500多家,其中公民办幼儿园和区属早教中心提供托育服务的机构483家。此外,今年上海还将新增50个普惠性托育点。

上海托育新政发布一周年之际,本报记者连续一周,通过探访本市六大“托育之最”,探寻一年来上海托育的密码和经验。

孩子数最多的托育:一张张证并不好拿

姜静芬当时的激动,也感染了庄俊,“年轻父母的托育需求很明确,政府也有很多的鼓励和帮助。当时那个兴奋啊,立马想要申请!”

去年4月后,庄俊开始张罗,按照托育新标准来“办证”。在对园区进行改造之后,7月底,凯瑞宝贝在闵行区古美路的托育点拿到了公司第一张托育资质,成为本市第一批获得托育告知书的11家托育点之一。从申请到拿到告知书,前后只花了9天。

“第二家在高行,用了4个月才办下来。第三家是我们为联合利华办的托育园,半年多才拿到证。第四家、第五家,从去年8月到现在,还在等审批。”上海提出,要严把安全关并保障托育服务质量。这一张张托育告知书,并没有庄俊想象中那么好拿,要一关关地过。比如,位于闵行的一个点,没有文件中要求的独立楼梯,一开始没能通过消防标准审核,后来协调了社区的好多方面,把楼梯打到了户外去,这才“过关”。在嘉定的一个点,因为场地不在一楼,被关了。

到目前为止,凯瑞宝贝有8个点已经或即将申请到托育资质,其他的点也在边营业、边整改、边申请。全市72个点覆盖13个区。工作日每天有4000个孩子入园,是孩子数最多的市场化托育,比第二名多了2000个孩子。

按照新规规定,要申请到托育资质,托育点需进行升级改造,比如厨房、安保、技防、持证上岗的人员,这些都要升级换代。

庄俊掐指算了算升级成本:园区改造要20-30万元,单是每个点的厨房改造就要10万元左右。厨师人员成本每月5000-7000元,人防方面要招全职保安,每月6000-8000元,一线老师每月4000-5000元,每个月的人力成本又要增加3-4万元。这样下来,一个托育点一年要增加20%-30%的成本,“不好做”。

“不好做”的托育机构,却换来了家长的“叫好”。

吴翊茗小朋友目前在凯瑞宝贝浦东高行园上托班,经历了新政前后托育园的变化。孩子原来在老园,后来在整改后的新园。比如,家长最关注的安全问题。原来的老园,家长可以随意进出。放学可以进到园内接孩子,现在家长必须统一在园外等候,由老师把小朋友带出来。如果家长实在有事要进园,也要经过老师的同意,电子门才会开启、放行。另外,新园还在门口安装了电视机,连接园内监控摄像头,可以无死角看到每间教室。

最早拿到告知书的:经常面对突然抽查

受到新政鼓舞的,不仅仅是姜静芬、庄俊,还有曾经主做舞蹈培训教育的李星仪。

李星仪开办的俊星托育园在2017年7月试运营。“1+2”文件出台的第二天,黄浦区有关部门联系俊星,要求走相关办理流程。在递交申请后,2018年5月17日,区教育局、消防、公安、疾控、工商、食药监等16个部门来到俊星,现场开了一个整改办公会,把俊星未达标的地方一一指出。整改在5月30日完工。同年6月初,达标的俊星拿到了本市第一张托育告知书。

一年来,即便作为最早拿到告知书的托育机构,俊星也经常迎来不告知的抽查。比如,每月有四五次面临16个部门的突击检查。每天,俊星要自查,将日常工作记录在检查表上,内容包括设施设备、人员出席情况、日常组织活动、安全、食品、消毒、卫生等。

海归办出的最早社区托育:改造不含糊

杨浦区五角场社区政化路幼儿托管点开设在小区内,周边有五角场街道铁村居委、复旦居委等,托管点的生源大多来自周边社区3岁以内幼儿。

海归回来专注社区托育的周晶,2017年承办政化路社区幼儿托管点。周晶告诉记者,去年10月起托管点关闭了约半年,这段时间根据“1+2”文件要求对托管点进行了整改和装修,“目前技防、消防已经通过,正在等食药监和儿保所的通知,不出意外的话近日就能取得告知书。”而她在徐汇申办的另一个社区托育点“上海徐汇儿童家园托育园”去年8月已经获得告知书。

政化路幼儿托管点今年3月重新开班,目前共有两个班级,一个班级人数为20人,另一个班级为10人。师生配比也严格按照“1+2”文件中的1:7配备。因为是普惠性托育园,相比营利性和非营利性托育机构七八千/月甚至10000/月的学费来说,这里的学费只有3000/月,伙食费500/月,价格亲民,深受家长喜爱。

最早的企事业单位托育:5分钟名额被抢光

被家长叫好的,不只是市场化托育机构。

4月18日,本市最早的企事业单位为员工开出的托育——上海浦东新区大飞机金科托育园,启动了2019年的招生,“报名通道开通刚3分钟,就有37个人报名,5分钟,名额已经被抢光了。”园长祁嫔说。

火爆的报名,和口碑息息相关。

2岁9个月的何子恒,爸爸在上海飞机设计研究院工作。去年夏天之前,子恒一直是跟着妈妈在重庆老家生活。“我们本来也想来上海团聚,又听说院里办托育园了,就赶紧过来了。”妈妈汪女士告诉记者,作为家长,最在乎的就是孩子在托班的安全和健康,“原本也只是希望老师照顾好孩子,让双职工家庭可以省心一些。没想到老师帮助我们发现了孩子另一面,集体生活让孩子成长得好快。”

谈及企业办园最大的困难和挑战,上海飞机设计研究院工会主席刘静说,这是企业承担的新一重安全责任。“我们原来的风险主要是飞机风险,现在还要承担‘幼儿风险’。需要企业有担当,愿意承担安全监管责任。”

商飞将设立职工子女托育园列入了“2018职工关爱重大实事项目”的头号项目,并探索出联合专业机构举办托育园这一创新模式。

今年2月,商飞又在云锦路开了一家“大飞机云锦托育园”,就在中国商飞公司另一家所属单位的大院内,商飞今年还准备启动开设两家托育园。

最具可复制的模式:闵行模式“一街镇一普惠”

一个月的托育费用多少,容易获得年轻妈妈的青睐?一名业内人士表示,一般是妈妈收入的50%左右。

26-27岁的年轻妈妈,以每月收入8000-9000元来计算,孩子托育费定在3000-4000元。普惠性托育,是很多妈妈的需求。

一年来,闵行14个街镇都开设了一个普惠性托育机构,由街镇选址、建设、挑选优质举办者、签订合作协议,费用按照每月3000元以下收取。

2018年6月22日,颛桥镇副镇长马霞清找到了常春藤幼儿园园长陆秋红,告知陆秋红将在颛桥镇布局非营利性托育园,由政府提供场地并建设,委托一级园常春藤幼儿园管理。

7月,陆秋红来到政府提供的托育园场地颛桥镇颛卫路189号,看了第一眼后:天啊,这里简直太破烂了!外墙破旧,房屋上的瓦片凋零,门窗生锈。

改造前,颛桥镇政府协同区托育服务指导中心、区教育局等10多个部门,进行考察评估。经过半年时间翻新改造,原本的老房子变身为颛桥常春藤托育园。托育园教玩具、课桌椅等设施设备的配置全部符合卫生安全标准,在安全上严格按规范要求实施。360度全监控、消防喷淋、逃生通道等齐全。环境安全、温馨,有宽敞的户外活动场地。

常春藤托育园于2019年初正式完工,2月,各类证书都已齐全。3月18日对外招生,全日制3000元/月,半日制1800元/月。

据闵行区托育中心主任王淳介绍,目前闵行区共有16家托育机构完成审批并开办。14个街镇(工业区)都有普惠性托育机构,其中一半以上由幼儿园委托管理,另一半举办者经托育服务指导中心挑选,都是有经验的机构或个人。

据悉,上海2-3年将力争实现普惠性托育在所有街镇实现全覆盖。

拿到告知书最多的区:浦东,达到18家

幼儿园托班、社区托育、市场化机构、企事业园区,这四类托育,都在市、区、街镇的三级联动综合监管机制下运转,并实行属地化管理。16个区每个区都设立了区级托育指导中心,通过下沉式服务,解决托育监管、申办的“最后一公里”问题。

上海16个区中,目前拿到告知书的托育机构,浦东新区数量最多,包括营利性与非营利性的托育机构18家。

4月18日上午9点,记者来到浦东新区托育服务指导中心。虽然距离上班时间过去半小时,但指导中心只有3人,其他工作人员都去哪里了?原来这段时间大部分工作人员都在外面跑。指导中心主任申珊说:“每月10日之前,区内拿到告知书的18家托育机构,将上交托育机构日常检查表,这份检查表记录了托育机构每天的自查内容,而每月10—20日,指导中心将进行检查,核实自查表上的内容是否属实,并找出有无新的问题,进行沟通和指导。”

通常情况下,指导中心对托育机构的检查分三种:最为常态的检查是不告知机构检查内容和时间,以突击检查的方式进行;另一种是事先通知;还有一种是指导中心与其他部门联动,如与区卫计委、公安、消防等部门一同前往托育机构进行检查和指导。指导中心对区内18家托育机构每月至少现场检查一次,检查完毕工作人员将信息输入电脑,对每家托育机构都做一机构一档案。检查中,如发现小问题,指导中心会当场与机构负责人反馈;如发现较大问题,则发放书面告知书,让机构在相应的时间段内完成整改。

例如,去年年底,在一次突击检查中,两名工作人员发现一家托育机构采用遮光窗帘,在孩子午睡时,站在房间门口只看到屋内漆黑一片,看不到孩子们的一举一动。检查完毕后。工作人员与机构负责人进行了沟通,给出建议:孩子们睡觉时完全采用遮光窗帘,不利于实时监控,外界观察不到孩子的一举一动,有些孩子睡觉会把被子踢了,有的孩子睡觉会把头完全闷在被子里,万一闷得透不过气来了,老师还没发现怎么办?建议遮光窗帘改为有点透光的,或在孩子午睡的房间里放几盏小夜灯。该机构马上意识到问题,第二天就将遮光窗帘全部换了。

除了监管,区指导中心是办理托育机构的第一道门,也是最后一道门。浦东新区托育服务指导中心自去年5月成立,接待咨询量达到600多个,现场指导200多个。

指导中心工作人员张莉告诉记者:“每天前来咨询的人员,我们都会记录在案,录入到电脑中,有些咨询人员场地达标,大致符合开办托育机构基本标准的,我们会标注好,之后与他们确定好时间前往现场进行查看和指导。目前前来咨询的人员当中问题相对集中的是场地问题、办理流程,每个步骤应该去哪个相应的部门办理。当然也有家长咨询的,家长主要咨询的问题是家门口最近的托育机构在哪里。”

而在市级层面,上海市16个委办局设立“联席会议制度”,负责协调意见。一年来,光是市级层面的联席会议就开了十几次。

记者最新获悉,上海市3岁以下幼儿托育服务信息管理平台,除了承担申办、公示等作用,今年4月,还将建立事中事后监管信息平台。也就是说,只要街镇上有人发现一个托育点没有资质,马上录入平台,所有部门都能看到,会立刻去调查,讨论整改措施。利用街镇的网格化进行排查,又借助信息化,实现“街镇-区-市”三级监管即时联动。

[建议]

新政实施一年,有些什么地方需要改善?

采访中,不少托育机构表示,希望新政提出的鼓励市场繁荣的10条优惠政策,能尽早落地。比如,托育机构可以享用民用水电煤价格。由于目前大楼水电煤独立电表的改造普遍存在困难,这导致不少机构无法获得优惠。对此,有业内人士建议,是否可以用政府认可的方式,按照实际产生水电煤的费用,事后退还给企业。

又比如,用房难、用人难,是举办托育机构的两大最主要难题。上海开放大学的最新数据显示,从去年4月到今年4月,开放大学共培训育婴员665人,保育员931人。在部分街镇借鉴闵行模式,提供用房之后,用人难问题如何解决?

有业内人士建议:“希望有关部门能对保育员这个群体建立个人档案。在托育园聘请保育员的时候能通过档案,了解这个保育员曾经在哪所幼儿园、哪所机构入职过,可以查到此前同事和领导对于这个保育员的评价。同时也希望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可以加入到保育员这个行业中来,因为现在有资质的保育员还太少。市场大了,自然需求也大了。”


本文来源:鑫网官方编辑:王佩永

关键词阅读

看完这篇新闻有何感觉?已经有0人表态

评论

还没有评论,还不来抢沙发。

网友跟帖

快速登录|注册登录后发表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表明鑫网门户立场。

Copyright (C) 2014 - 2015 金山鑫网. All Rights Reserved